• 半天一夜 - [►此去经年]

    Oct 7, 20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ihuang-logs/48338484.html

    10月6日下午,徒弟一时性起叫我出去玩,然后便商量好搭车去长江大桥。

    572。上车没多久,我感觉胃里很不舒服。5号我坐了一天的汽车,公交车,高速长途车等,把我折腾得要死。我记得我以前一点都不晕车的,可是后来便很不喜欢坐车出去玩。于是昨天的折腾还没休息好,今天又开始“长途跋涉”了。很难受。过了群光,说起里面好玩的东西,徒弟还没去过,于是我和他在群光那站下了车。从一楼到7楼,走过路过。到七楼的时候又忍不住恶心,好像可能是觉得空气很闷。记得曾经有个朋友跟我提起过,群光的涂料比较刺激。是不是这个原因,我不知道。我们局外人,猜猜而已,说说而已,并不当真。

    一直逛到武大门口,又进去在草坪上坐了会。草很茂盛,情侣也很多。在路上吃了个烤红薯,似乎很久没吃,终于回忆起以前爱吃的红薯特有的香味。

    继续搭572,到了终点站的时候,和徒弟在长江的岸边行走,渡船过去。那个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和徒弟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2点多,在路上耽搁了一会,的确不早了。

    两个人都很饿,想找路边的餐馆吃点东西,可是沿着长江大桥的去向的路上,我们几乎没有看到一个餐馆,沮丧。终于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转弯。看到了第一家餐馆。犹豫了一下,两个人都不是特别想吃饭。于是商量说如果前天没有更好点的地方吃饭,这一家就决定了。

    不到1分钟,居然意外的看到了“德荘火锅城”的招牌。天!于是决心便下了。去吃一顿咯。微辣的火锅,徒弟吃的面红耳赤。我都看到他唏嘘不已了。嘿嘿,我是不怕辣的。虽然吃相一定不好看,吃得却很开心。

    吃完之后在就近的车站找了个到古琴台的车,终于在夜晚9:15两个人踏上了连带长江大桥那段的路。

    江风,灯火,偶尔的人。 信步而行,只觉得那宽阔的人行道是属于我和徒弟的。过的人很少很少。中间的车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疾驰而过,都是回家的人儿吧。开心的时而依在栏杆上眺望,时而停住听呼啸的火车在桥地下轰隆的奔走。时而着迷于栏杆上屡屡雕刻的生物,灵动而逼真。好美。这样别致的景色怕是在别处都欣赏不到的吧?真不愧是“万里长江第一桥”啊。呵呵。

    走得很慢,不过走完整个桥用了我们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更多的时候,我们好像只是在寻找车站的站牌。我有点累了。今天很不明智,穿了一双不适合走长远距离路的鞋子。等走完大桥的时候,我已经明显感觉到我的脚踝后面的部位已经磨出泡了,或者已经破了,生疼生疼。忍住。将脚使劲往前面抵抵。尽量不要让脚脖子跟鞋子接触。还是感觉疲倦了。等我们到了阅马场的车站的时候,已经快10点30了。估摸着肯定没车了。我们找网吧,上通宵。

    网吧里的人不多,也不少。找好位置,我们通宵。

    刚开始各自聊了会天。然后徒弟玩了会CS,后见我玩QQ游戏性起也要来。于是我们合伙游戏咯。

    最爱好的是火拼俄罗斯。狠狠的和高手打了几回,却因为键盘太僵硬影响我变换方块的速度而最终放弃。当然,两个人合作嘛,总是会有那么一点侥幸胜利的时候的。呵呵,后来又玩了好多游戏噢。连连看啊,对对碰啊,QQ龙珠啊,斗地主啊,升级啊,还有对下五子棋。呵呵,看来我各个水平还能说过去呢,虽然这些游戏玩得少,却也绝对不是和一般新手一个档次的。至于牌类游戏嘛,嘿嘿,两个人作了点小弊的,嘿嘿。另外,五子棋却都赢了徒弟的,他肯定是大意了。:)

    等到这些游戏都被我们过了一遍。天麻麻亮了。这个时候,徒弟有些困,然后他趴在桌子上面眯了一会。而我,有事做的时候却不那么容易睡觉。依然清醒,还听歌,和别人打麻将,偶尔顺手写一点小文字。呵呵。

    徒弟再一觉醒来,通宵的时间也快结束了。出了网吧,外面的空气很新鲜。

    等不久,590到,上车,有空位。闭目养神。徒弟示意我如果太疲倦可以借他的肩膀给我靠靠。我笑笑,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后来居然歪在座位上睡着了。怕是也借了他的肩膀的吧?不清楚,但是很安心。

    回家之后,睡觉睡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