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烧记 - [►此去经年]

    Aug 30, 20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ihuang-logs/48338110.html

    2005年8月29日

    早上起来的时候有一点点晕旋的感觉。
    中午的时候勉强支持着打电话叫了昵称弟弟,让他陪我去诊所。
    见到他的瞬间,我有点想哭。
    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看到了自己的亲人。
    去北苑,那个很小很小靠近南湖的诊所。
    女医生。
    测体温。
    38.8度。
    她说,高烧,要打针的呢。
    我摇头,不打针,怕疼。
    她说即使打吊针也不一定会退烧呢。
    我还是摇头,不行啊。还是拿点药好了。打吊针还要那么长时间,等不来。
    她不再坚持,拿了两种药。
    弟弟把我送了回来。
    还特意给我买了苹果。

    楼下。
    我问他要不要上去坐坐?
    他说好吧。
    管理员阿姨那里登记。证件都没带。哈哈。
    不过还是上去了。
    他削了个苹果给我吃。
    我没胃口。
    吃了一小点,然后剩下的就归他了。
    他看到了我书桌上的魔方。
    像上次那样开始着魔。
    然后拼一个面啊,讨论着如何拼六个面啊。
    呵呵,他真的很小孩。
    晚一点,我们出去吃了点沙县的面食。

    头很昏,早早便上床躺着。
    朦胧中睡到8点多。
    徒弟问我要不要出来走走。
    后来也很勉强着陪他出去走走。
    他还没吃饭,跑到北苑吃饭。
    我真的一点胃口没有,在床上的时候还一直恶心的想要吐。
    于是徒弟一个人吃饭。
    徒弟真的很体贴人。
    (虽然我昨天确实不想出去走走,呵呵)
    很冷,披着徒弟刚刚买的外套却很温暖。

    回去继续睡觉。
    一夜很能出汗,全身都湿透了。
    连被子我都能感觉到湿湿的。
    我揣测着:是不是该下雨了?呵呵。被子也要晒晒了。


    8月30日
    早上4点,吃药。
    感康。
    却不小心卡在了喉咙里。吞也吞不下去。
    好难受。哽咽。
    无奈,吃了个苹果之后才感觉好很多。
    大概药片随苹果吞下去了吧?

    早上8点的时候就起床了。
    摸摸头,烧好象是退了点,但是头很晕。
    稍微剧烈的走或者低头就感觉眼前一黑。
    于是我慢慢的走路,慢慢的吃东西。
    慢慢的动动身体。
    相信过不了多久,应该都会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