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此去经年]

    Apr 3, 20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ihuang-logs/46280855.html

    男宿舍里酒气熏天。沱牌大曲。两瓶。五个人。两袋咸水花生。

    伤感的,兴奋的,激动的,面红耳赤的。

    非把他的杯子递给我,要我替他干了。我笑,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他说,那你想做我什么人就做什么人撒。我又笑,我什么人都不想做。

    贴在那里也吃花生。他们继续加着酒。非又递过来杯子。我微笑。接过杯子顺着杯沿抿了一口。好辣!好辛!连扇着嘴里的味道。我还,真是,用心良苦。哈!

    他们喝完之后两个去了网吧。一个埋头睡觉。还一个去看电视。剩下非在那里,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站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的我的面前。女生宿舍没有电视机。反正离的也近,就经常有女同事过去蹭电视看。

    看非换了衣服,然后问我要不要去上网。我已经好些天没有去上网了,虽然头天晚上还去他那里玩过很长时间的电脑。他真的离我太远。一个武昌边缘跟汉口边缘的距离。

    笑言让非请我,他说好。于是我回宿舍换衣服。出来看到他在门口等着。于是一起下楼。

    网吧,很暖和。我穿着冬天穿过的丝绒的厚外套。二楼,卡座。坐下。

    我找着歌听,下到手机内存卡里。他在旁边看电影。周润发的。笑的颠颠的。

    时间真的很晚了。12点的时候催他回去。他不走。赖着继续上。于是跟他看看了好多遍的电影。我很困。

    趴在电脑桌上躺了一会。

    不自在,又起身。向沙发后背靠上去。被硌到,原来是他的左手臂,一直就搭在我身后的沙发背上。我讪讪的。往前坐了坐。不经意间。他的手臂竟然搭到了我的肩上。

    转头。他的脸通红,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眼睛里也有血丝。一脸的憔悴和疲倦。却依然坚持着盯着电脑。

    夜更深了。人更倦了。酒精开始发挥着作用了?他开始大胆的抱着我。是不是因为和他开玩笑太多,所以最后变成了现实的前兆?那些男同事在我和他面前的时候就笑话我们,说我们是一对。其实不是的。我知道,他也知道。

    只是淡淡的这样交往着,是好的。不尴尬,不热情。

    故事没有继续。三点多,我坚持回家。于是他送我回去。开不了门,叫了半天才终于有人出来开了门。黑乎乎的楼道里,他的脸曾经离我的脸很近很近。希望着又拒绝着。可是还好。没有发生什么。

    庆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