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昵称,我的弟弟,你知道,我特别认真的看完了你的那篇“晚睡早起,你的精神好吗?”的文章,或者说是日记也罢。

    今天是你真正的生日,我祝你生日快乐。送给你另外一个孩子,你的晚上不再孤单。你会睡得很香甜。

    都是因为感情,那个夜晚,是不是你借机故意把自己灌醉。我那个朋友(那个被你们误认为是我男友的朋友)说你们简直是花钱买罪受。呵呵~~很多酒,是的,买醉买罪。

    看你说你煲电话粥,因为喜欢一个人,而不舍不顾的愿意听她讲话直到她睡觉的呼吸,那样安静祥和。如果她愿意,你该是一个饱含温暖的人。

    是不是每次喝醉都像一个溺水的人,奋力的在水中挣扎,特别想抓住一些温暖的可以救命的东西。然而总是乐于挣扎却忘记了没有救命稻草的奇迹。我一直多么渴望会把自己灌醉,可是我从来有机会却没有利用。每次喝酒,我总是不忍心让别人看到我的失态而大惊,我习惯了伪装习惯了淑女一点习惯了“众人皆醉我独醒”……我太理智,理智得都没了偶尔纵容自己得能力和乐趣。看你说你自己醉得吐了,看着你听神雕的背景音乐,听哥特的音乐,看那些歌词“lie there,lie there,little Henry lee,till the flesh drops from your bones”——很安静的状态,却有死亡的气息。受伤的心灵乐于让自己变得更受伤更破碎。

    为什么长大后这个世界尽是哀伤的情调却没了少时快乐的情趣?也许这就是长大之后的烦恼。人越长大越觉得孤单,人越长大越要承受更多的灾难。如果算灾难。

    弟弟,你一直固执的认为“这是一个只重结果不重方式的年代”。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反驳,我试图让你鼓起生活的勇气,让你知道重视方式比重视结果更重要的道理。但是我词穷语拙。其实我一直那么固执的认为。这个年代,究竟有多少属于我们这样所谓的“年轻的一代”?我们追求的是结果,结果却是别人比我们的结果更好,得来的更轻易。我们偶尔重视方式,但是方式虽好却不能有最后的结果。

    在你生日的今天我很哀伤。哀伤得找不到一点快乐的理由和执著。我是个容易受伤的人,更是个容易感伤的人。越是应该快乐的日子,我总越是哀伤和颓靡。

    弟弟,我们都是为感情受伤的孩子,我们都是对生活无望而无助的孩子。世界如此之大,我们的生活充满窒息的气息。这样不好,不好。

  • 最近一直在为工作的事情忙碌而犹豫着。
     
    也许因为有很多的责任和负担,所以这一场人生的大转折注定需要好好利用。而我,竟然还在因为去留的问题恼火不已。
     
    家里都希望我能离家里比较近,甚至就在家乡找个工作算了;而我,本来希望到南方去的,想想有很多的就业机会和相对高点的工资待遇,也许可以为改善家庭环境尽一点力吧。自然,后来更多的想到了要搭火车,逢年过节那个人哦~~多的让我如何安心啊!我是希望每年都回家过年的,如果在南方工作,每年注定要遭遇这样凌乱不堪疲惫伤神的事情。像我这样一个懒散安静的人,怎么去回应那样嘈杂喧闹的局面呢?唉!现在光想想就头疼啊!何况……
     
    刚才和婷婷讲到这些烦恼的事情,她则一笑了之,讲起了她自己的妈妈,说是小学教师,乐得一个轻闲自在。虽然工资并不高,但可以利用很多时间去兼职,当家教什么的,一个月下来也很不错了。还说公司里没校园那么单纯,毕竟人与人之间关系太过复杂了。这些我都懂,我曾想过去当老师的,英语专业学下来,还能干什么呢?若说那种高级翻译,怕自己的怯场都给公司添麻烦。唉!性格不大好,都不愿意去拼一拼,毕竟生活是需要锻炼的,对吧?也许这样注定了我生活不能很富裕,仅能饱自己吧。呵~~不好,不好。
     
    曾经计划好去几个城市,杭州啊南京啊什么的,生活节奏没有特别特别紧张匆忙,很适合闲情逸致的生活。呵呵雅兴仅此而已。可是看看他们的招聘,很大部分都招本城市的人,我个“外人”自然要排斥在外了。遗憾。
     
    在网上也没抱希望的投递了几个简历,音讯全无。
     
    斟酌来斟酌去,觉得留在武汉也还行,唯一遗憾的是普遍工资很低。而我不希望别的,就想有足够的钱花就好了,更何况最爱的那个人也在武汉呢!虽然这段关系还不特别明朗,他也没有要求我什么为了他而留下来的言论,可是,我还有一点青春,也许可以用来挥霍到这样一段情感里,两年到期,如果可以,也许会和他在一起;也许……我会很绝决的离开这个城市,那个时候,我也许有更多的空间了吧;也许可以找到更适合自己的工作了吧;也许还会得到更好的待遇了吧。
     
    谁说不是呢?

  • 前天傍晚忽然之间发现Hotmail的邮箱进不去了,试了很多遍可能的密码依然一无所获,颓唐不已。

    于是狠心的上了一个通宵,几乎一个通宵,专门尝试着用所谓的密码打开MSN。甚至还用取回密码的方式,可是偏偏我又忘记了自己的备用邮箱究竟是哪个。天!我还真不是一般的记性差!在试过所有可能的备用邮箱之后依然没有得到必须的信息。罢!罢!罢!待到第二天凌晨的时候,睡意上来,于是心有遗憾和懊恼的上了床。闭上眼睛,心里一直耿耿于怀:怎么可能就忽然忘记了呢?不是大前天还用某个密码上了MSN和兔子聊过天的么?怎么居然会……

    不知道所谓的数字时代带给我们的是什么,尤其像我这样的互联网人群。很多注册的信息都需要密码,而我,总是随心忽然喜欢上某个密码了呢,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写在注册的密码上。婷婷在经过这个事情之后就劝告我把密码写在某个本本上,呵呵。我习惯了记在心里,把最保密的记在心里啊。

    什么东西写出来都有可能被别人知道,也许这就是我习惯陌生人群的原因吧。只有陌生人会对自己的喜怒哀乐不在乎,我更希望是这样。世界上没有谁注定会在乎谁的呀!这样我比较自由,比较随性。比较容易活出自我。

    昨天下午的时候猛然之间想起一个好久好久没用的邮箱,打开之后居然看到更改密码的网址。两遍之后,即刻成功!我简直欣喜若狂!更新了密码用自己最简单最容易记住的密码。再次登陆的时候已经显示了正常的信息。真是太开心了!还害我一个早上都没睡好过。

    昨天睡觉很正常,到今天偏早上一点的时间里,我做了很奇怪很残忍的梦。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的某个地下水道里面,忽然有一天发大水冲出了很多人的尸体。警察说是这里本来就已经死了30个人了,如果可能是50个人的话,这个水道就可能堵塞住。在梦里我还寻思着这30个人怎么居然一直都在里面没被什么弄走呢?怎么可能一下就死那么多人呢?……那些尸体就一个一个搬出来放在道上,每个人都盖着布,我只记得里面有各种颜色的衣服。

    也许正因为梦不血腥,所以我才没有被它惊醒。被闹钟吵醒之后,我就想这个梦。可能与自己在看马克·吐温的《神秘的陌生人》有关。这个小说里的“撒旦”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人类只有死了才比较自在幸福,于是他刻意的改变某些人生命链上的事情,然后很多人的生命就为此发生改变,而所谓的改变就是为了减轻别人的痛苦而让他们更早的离开人世。于是一个一个死了很多人。因“撒旦”的任性妄为而死。

    怎么说呢?这里的“撒旦”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非人类,无时间空间的概念,能斗转星移,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超能力。很怪诞却清晰的刻画了人间的千姿百态,世态炎凉。弄得我倒非常想拥有他那样的超“魔力”了。哈~^_^

    今天下午一个朋友说我有严重的黑眼圈,我还没注意到,回家看镜子才发现自己真是惨不忍睹。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不够睡的感觉,睡眠质量也特别低下,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治治。

    长久以来我就是这样一个嗜睡而不能满足的人,大概或者也许有轻微的神经衰弱吧。都是多年前高三累出来的吧。:)呵呵,你准得发问了:这么多年还没调整过来?

    也罢也罢。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了,只是很渴望安心的那种感觉呐。呵呵。

  • 今天阳光很灿烂,真的。

    昨天把被子拿出去晒,本来以为会来的灿烂阳光最后却变成了远处的风,吹的人骨子里发冷发霉。于是让我的被子饱满了风的气息,清新冷冷。于傍晚时分,收起所有对风的依恋,卷成我的怀抱里皱皱的宠爱的孩子,抱上我同样渴望温暖的床。

    今天阳光很灿烂,很适合晒被子,也很适合晒晒自己发霉的心情。可是被子已经饱满了风和我的气息,如果我愿意,风却愿意留下阳光的味道么?问风注定无语;如果我去晒自己,可是心情早已经发霉,心情会愿意让阳光和阴霾起着冲突,然后看他们谁占了优势?呵呵。也许不愿意罢~~问心情,也注定无语。

    躲在阴冷的阳光照不见的寝室,对着冰冷的电脑,听着淡淡的伤感音乐。我吃糖,狠狠的吃糖,虽然牙齿因为我的极度不爱护现在千疮百孔,可是甜甜的感觉却是我永远追寻不到的美好。就像是我想要着的温暖,这样甜甜的温暖……

    朋友两个牵手出去,或者是自习。还有一个和自己的男朋友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呵呵,有点童话的味道,我喜欢,却终归不属于我,那些太过于美好的东西,一直为我追求,却终于离我越来越远,我迷惑,为什么会是我,成为被它遗忘的那个?

    我一直听阿桑的“叶子”,孤单寂寞的味道,清清冷冷的感觉,夹着对幸福的憧憬和幻想。这个是不是我。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

    失去了一个人,我也成了一个人。爱情曾经陪伴我,却又遗失了我。就着这一段快乐时光,我慢慢回忆,用他的味道来消磨我所有未来的时刻。于是我沉迷,沉迷。

    嗅着回忆的味道,我活在过去的两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旁白。那种淡淡的香味,是我所迷恋的呀!爱情的香味,如同我现在口里回味的甜,虽然随着时间流失,它慢慢变淡,却总有那种感觉,像刚刚吮吸,甜蜜而幸福。就仿佛他一直陪伴在我身旁,就着我的任性我的小脾气,安静的看我微笑,看我落泪;哭泣的时候借我肩膀,开心的时候陪我大笑。呵呵,很甜很香的味道……

    这份灿烂的阳光,让我感觉香。我决定出去晒太阳,发霉的心情都给我走光光。我很想,想你的香甜味道。爱情不会让我受伤,我一个人亮堂堂。我很感谢你,曾带给我的美好时光。我很香。

  • 寂寞的影子 - [►此去经年]

    Dec 22, 2005

    不知道酒后的韦居然会如此脆弱而伤感。

    大半夜的了,我并不是很想睡觉,前天晚上感冒了,很昏,很累,韦好心的给我买了药,其实我已经习惯了所有所有的感冒都不吃药的了,而感冒,已经成为我的家常便饭。他却,很积极的给我买药,还催促我是不是需要看医生。

    然后我给他发短信,说我们一起出去上通宵吧。反正我们也曾经一起上过一次通宵的,多一次又何妨。不想睡。

    已经10点50多了,11点熄灯。过了几分钟,没见他的回信。

    “即使有天开个唱,谁又要唱,他不可到现场。仍然仿似白活一场,不恋爱教我怎样唱……”

    手机铃响,是他,接了电话说让我过去,到他楼下了叫他。

    好,过去就过去!

    路上已无行人,淡淡昏黄的校园灯光幽幽的照着一点路,我抄了近路跑到他楼下发个短信过去,告诉他我到了,于是3楼他们窗户伸出来一个脑袋

    “丹丹啊!你等会啊,他两分钟就下来了。”

    “好啊。”

    左等右等。不见人影。

    “丹丹!”

    我抬头。是他。声音很浑浊,又喝多了?纳闷。

    又等了好半天,说实话,等人不是我的耐性,也许在别人看来没有多长时间,对于我,却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尤其!在这样冬天的深夜里!在这样没有人烟的校园里,漆黑的夜里……

    于是很气愤的回头就走,很愤懑的走!

    不小心却撞在一个人的怀里!真够不凑巧的!居然这个时候出来了!还一嘴的酒气!我挣脱开,欲从旁边过,却被他一把抓住,紧紧的抱在怀里。我更强力的挣扎,他抱得更紧,却终于从他手臂中逃开。

    逃跑着从他们楼下的后面回去,搞体育的他跑得比我还快,终于在校警的前面赶上我,硬生生拽了我回去,然后说从那边送我回去,好!
     
    一路上从3,2,1栋的后面回去,一路上他不断的讲话,说什么他不帅,工作没找到,学习成绩也不够好,什么都没有,……之类的话,好像是觉得我看不上他还是什么的吧。反正当时觉得他挺多虑的。

    另外送我到楼下车棚旁的时候,他好像一直摇摇欲坠。似乎喝得真的不少,当说了很多很多话的时候,他开始往回走。我愣在当地。

    “你就不抱抱我吗?”

    我直直的望着他。寂寞的影子拉得老长。在那个时刻,我是多么希望身边的那个人能够照顾我的感受。至少不要这样什么都不跟我说就回去了!

    他站住,回过头。终于慢慢的走回来,到我跟前,却什么都没做,我赌气,扭头就走,匆匆的。

    一个强有力的胳膊伸过来,再次把我直直的拽了回去,直面着他。

    这些动作大概是电视里面才有的吧?

    不用任何语言,只是狠狠的拽住你的胳膊,然后就整个人几乎倒在你的怀里。

    我是没期望居然他会拉我的,我是没想象过这样的幸福的感觉的,也许那样的一拉,让我觉得片刻的幸福了吧。

    后来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关于工作关于爱情的话,身边时而有刚刚下自习的考研的同学吧从身边走过。那一刻,有灯光将我们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我和他,站在不同的地方,然后,那样孤单寂寞的影子一刻也摆脱不了伤人的情绪。

    和他拉拉扯扯的走到了快餐店门口,也是他硬拉着我的手臂过去的,还和我打赌,这里到那里一共多少米,他说10米,我不信,好!我们一起数,大约2步是1米,那我们就要走100步咯?

    1,2,3……一步一步的数过去,在50步的时候我停下来诈他,“到了!”

    “别以为我不懂,才一半!我是搞体育的,当然知道的!”他一脸贼笑。

    我昏!怎么居然忘记了!虽然欺负他喝过酒,但是看样子好像也没醉到哪里去!尤其他说,如果他真醉了,他就不会出来见我的了。我想,是的吧。

    然后就真的走到了超市和快餐店这边的楼梯,又说起了些什么话,他让我回去,然后又说自己看着我回去就好,不要管他。可是他越这样说越让我不放心。犹豫了许久。又或者突然的,他硬要拉我一起出去玩,可是看他这个样子,我实在懒得出去了。最后的最后,我狠狠心,回去了!

    一路很快,以为他也会很快回去的吧,叫阿姨很半天,才终于起来跟我开了门。

    惴惴的推着门进去,一个回头,发现他的身影,似乎看到我进去他很安心,然后走了……

    后来收到他的短信“看到你回去了我很安心”

    我后来想,他真的很在乎的我的吧,其实……

  • 那夜的梦 - [►此去经年]

    Dec 13, 2005

    按说的话,其实昨天不止做了一个梦的,至少两个,呵呵。可是第一个只能断断续续的想起一部分,没头没尾,大概记录的话只能记录一部分,残缺不全,我自己也会无头绪的。

    还是说说第二个梦吧,反正我觉得有点好玩的。

    某年某月,我好像也已经上完大学了,即,我已经毕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依然和很多很多人一起上大学,第一天,校长叫了所有的人排队,在他办公室外面,好多的人啊,所有的人!!

    轮到我进去的时候身边有两个人,即,我们三个,我,Susan和小颜。校长叫我们唱歌,我们冥思苦想,小颜第一个,她唱的什么也忘记了,第二个是Susan,她选择了说唱,叫什么名字来着?梦中那个名字我一点都不熟悉,或者也许是新歌吧。有周杰伦的风格,我记得Susan一直都偏好男性风格的,诸如游鸿明,刀郎,张敬轩,等等。所以她的说唱很好玩,其中最好玩的居然是,(也许她太紧张了)在最后一句歌词之前她居然说了这样一句话:“这首歌最后一句话……”我当时就偷笑不已。

    当然啦,看她表演的时候我一直在琢磨,到底是“分飞”呢?还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呢?想了很久,最后到校长面前时,我却是很诚恳的说了一句:“校长,我还没想好唱哪首歌~~”

    “你随便唱点喜欢的吧,唱两句”校长说。

    可是我记得Susan是把歌都唱完了的啊,难道校长不想听我的了?

    “太委屈~~~连分手……”我把“太委屈”唱的很婉转动听,当时旁边电视放着别的旋律,我就着那个拍子唱了起来。还没唱完,就被校长打住。

    “好!!你通过了!”校长笑。

    “啊?”我吃惊不已,我还没唱完呢!

    “你叫×××是吧?”校长居然直呼我的名字!

    天!!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可是很不出名呢!!

    以纳闷的眼神问他,他却笑着用手指点点脑袋:“你的名字记在我的我的左脑了呀!”

    呵呵,很好玩,当时和他一起笑了。

    呵呵,然后我就醒了,已经11:50!!

    天,上午的四节课又算被我睡过去了!!觉得自己好强啊,居然不去上课!!怎么搞的好像睡意浓浓,不肯上课一般,很讨厌自己!!

    是不是冬天的缘故呢??

  • 每集的最开始,总是恩彩和“大叔”在一起。那个留宿街头的场景。

    呵呵,第一次看到这个图片的时候,总觉得那个男的很像“加勒比海盗”中的……那个谁来着?呵呵,有着烟熏眼的,很可爱的那个男人。:)

    然后呢?恩彩就是那样无助的蜷缩成一团~~黑白的背景,清秀而天真的脸庞。

    忽然就想起,韩国的偶像爱情剧总是那么打动人,今年暑假还曾经看过那个“人鱼小姐”的。煞是喜欢,网络上也曾经热热的讨论了许多,之后便是“大长今”,很可惜,这个片子很受人称赞,我却没机会看一看。

    现在,通过朋友的朋友介绍,嘿嘿~~来历曲折啊~~呵呵,不过总算是看到了。

    最初并不觉得有所谓的帅哥,唉,偶像剧嘛~~总得有吸引人的帅哥美女看哈~~本来没觉得喜欢,但是,呵呵,还是比较喜欢有的人酷酷的表情,然后就看下去。我想选择还是蛮对的,也许是因为后来看的剧情多了,了解了很多,慢慢就觉得他们的个性就塑造的不错了,至少不会混淆人的嘛~~很喜欢,悲欢离合,那么细细道来。很有感觉。

    总是喜欢这样,大概就因为自己始终还没有长大,大概是因为生活中少了那种美丽的感动,大概是因为自己也渴望这样美好的爱情,所以,偶尔会感动,偶尔会哭,偶尔会开心的大笑~~

    对不起,我爱你。。。

  • 半天一夜 - [►此去经年]

    Oct 7, 2005

    10月6日下午,徒弟一时性起叫我出去玩,然后便商量好搭车去长江大桥。

    572。上车没多久,我感觉胃里很不舒服。5号我坐了一天的汽车,公交车,高速长途车等,把我折腾得要死。我记得我以前一点都不晕车的,可是后来便很不喜欢坐车出去玩。于是昨天的折腾还没休息好,今天又开始“长途跋涉”了。很难受。过了群光,说起里面好玩的东西,徒弟还没去过,于是我和他在群光那站下了车。从一楼到7楼,走过路过。到七楼的时候又忍不住恶心,好像可能是觉得空气很闷。记得曾经有个朋友跟我提起过,群光的涂料比较刺激。是不是这个原因,我不知道。我们局外人,猜猜而已,说说而已,并不当真。

    一直逛到武大门口,又进去在草坪上坐了会。草很茂盛,情侣也很多。在路上吃了个烤红薯,似乎很久没吃,终于回忆起以前爱吃的红薯特有的香味。

    继续搭572,到了终点站的时候,和徒弟在长江的岸边行走,渡船过去。那个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和徒弟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2点多,在路上耽搁了一会,的确不早了。

    两个人都很饿,想找路边的餐馆吃点东西,可是沿着长江大桥的去向的路上,我们几乎没有看到一个餐馆,沮丧。终于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转弯。看到了第一家餐馆。犹豫了一下,两个人都不是特别想吃饭。于是商量说如果前天没有更好点的地方吃饭,这一家就决定了。

    不到1分钟,居然意外的看到了“德荘火锅城”的招牌。天!于是决心便下了。去吃一顿咯。微辣的火锅,徒弟吃的面红耳赤。我都看到他唏嘘不已了。嘿嘿,我是不怕辣的。虽然吃相一定不好看,吃得却很开心。

    吃完之后在就近的车站找了个到古琴台的车,终于在夜晚9:15两个人踏上了连带长江大桥那段的路。

    江风,灯火,偶尔的人。 信步而行,只觉得那宽阔的人行道是属于我和徒弟的。过的人很少很少。中间的车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疾驰而过,都是回家的人儿吧。开心的时而依在栏杆上眺望,时而停住听呼啸的火车在桥地下轰隆的奔走。时而着迷于栏杆上屡屡雕刻的生物,灵动而逼真。好美。这样别致的景色怕是在别处都欣赏不到的吧?真不愧是“万里长江第一桥”啊。呵呵。

    走得很慢,不过走完整个桥用了我们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更多的时候,我们好像只是在寻找车站的站牌。我有点累了。今天很不明智,穿了一双不适合走长远距离路的鞋子。等走完大桥的时候,我已经明显感觉到我的脚踝后面的部位已经磨出泡了,或者已经破了,生疼生疼。忍住。将脚使劲往前面抵抵。尽量不要让脚脖子跟鞋子接触。还是感觉疲倦了。等我们到了阅马场的车站的时候,已经快10点30了。估摸着肯定没车了。我们找网吧,上通宵。

    网吧里的人不多,也不少。找好位置,我们通宵。

    刚开始各自聊了会天。然后徒弟玩了会CS,后见我玩QQ游戏性起也要来。于是我们合伙游戏咯。

    最爱好的是火拼俄罗斯。狠狠的和高手打了几回,却因为键盘太僵硬影响我变换方块的速度而最终放弃。当然,两个人合作嘛,总是会有那么一点侥幸胜利的时候的。呵呵,后来又玩了好多游戏噢。连连看啊,对对碰啊,QQ龙珠啊,斗地主啊,升级啊,还有对下五子棋。呵呵,看来我各个水平还能说过去呢,虽然这些游戏玩得少,却也绝对不是和一般新手一个档次的。至于牌类游戏嘛,嘿嘿,两个人作了点小弊的,嘿嘿。另外,五子棋却都赢了徒弟的,他肯定是大意了。:)

    等到这些游戏都被我们过了一遍。天麻麻亮了。这个时候,徒弟有些困,然后他趴在桌子上面眯了一会。而我,有事做的时候却不那么容易睡觉。依然清醒,还听歌,和别人打麻将,偶尔顺手写一点小文字。呵呵。

    徒弟再一觉醒来,通宵的时间也快结束了。出了网吧,外面的空气很新鲜。

    等不久,590到,上车,有空位。闭目养神。徒弟示意我如果太疲倦可以借他的肩膀给我靠靠。我笑笑,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后来居然歪在座位上睡着了。怕是也借了他的肩膀的吧?不清楚,但是很安心。

    回家之后,睡觉睡觉~~~
  • 兔子硬是要拉我去鲁巷,于是后来就去了。虽然一直都无所谓买不买东西。

    等到583,我们便上了车。没有座位。

    大概是在当代学生公寓那一站,上来一群人。我不时看看周围的人群变化。猛然间看到那么熟悉的眼。心禁不住砰砰使劲跳了两下。

    那是很好看的脸庞,浓浓的大眉,长长的直直的眼睫毛却是那么肆意的在流转的眼眸里栩栩而动。稍不留神,我们的眼神隔着一个小女子相遇。我一直犹犹豫豫:这个男子,是我认识的么?为什么是那么熟悉的脸庞,那么熟悉的眼眸?

    拼着力气翻动自己的脑细胞细细的想想,却是在那么一激灵中想起了我那次艳遇的男子。是非?

    忍不住再回头,看看。我想那个男子一定注意到我莫名其妙的频频回首。呵呵,同学,别介意,我只是在借你的相貌深深的回忆某个人。某个曾经那么刻骨铭心的人……

    我想,我终究是禁受不住刻骨的思念的。正如我们那个时候不期然的,或者可以说成是在你的主动下刻意制造的邂逅。那么美丽而又浪漫的邂逅啊~~

    还是那么在乎你那纯真而又干净的帅气。还有你那深动的眼睛。那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眼睛啊~~大大的,而且是带着翘翘的眼睫毛的跃动。

    我承认:我一直都是个太过于花痴的人。是那么的在乎完美。我想这是我注定的劫难。爱上美丽的人,是不是注定我要活在自己燃烧的痕迹里~~

    一想一想,在鲁巷那一站,我终于回过了自己的头,然后狠狠心,走在那个夕阳有点晕旋的黄昏里。虽然兔子已经看到我那盈眶的泪水。这一次,为了这个给我似曾相识感觉的男子。为了给你。非。

    没说再见,我们却永不再见~~思念却绵延。

  • 高烧记 - [►此去经年]

    Aug 30, 2005

    2005年8月29日

    早上起来的时候有一点点晕旋的感觉。
    中午的时候勉强支持着打电话叫了昵称弟弟,让他陪我去诊所。
    见到他的瞬间,我有点想哭。
    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看到了自己的亲人。
    去北苑,那个很小很小靠近南湖的诊所。
    女医生。
    测体温。
    38.8度。
    她说,高烧,要打针的呢。
    我摇头,不打针,怕疼。
    她说即使打吊针也不一定会退烧呢。
    我还是摇头,不行啊。还是拿点药好了。打吊针还要那么长时间,等不来。
    她不再坚持,拿了两种药。
    弟弟把我送了回来。
    还特意给我买了苹果。

    楼下。
    我问他要不要上去坐坐?
    他说好吧。
    管理员阿姨那里登记。证件都没带。哈哈。
    不过还是上去了。
    他削了个苹果给我吃。
    我没胃口。
    吃了一小点,然后剩下的就归他了。
    他看到了我书桌上的魔方。
    像上次那样开始着魔。
    然后拼一个面啊,讨论着如何拼六个面啊。
    呵呵,他真的很小孩。
    晚一点,我们出去吃了点沙县的面食。

    头很昏,早早便上床躺着。
    朦胧中睡到8点多。
    徒弟问我要不要出来走走。
    后来也很勉强着陪他出去走走。
    他还没吃饭,跑到北苑吃饭。
    我真的一点胃口没有,在床上的时候还一直恶心的想要吐。
    于是徒弟一个人吃饭。
    徒弟真的很体贴人。
    (虽然我昨天确实不想出去走走,呵呵)
    很冷,披着徒弟刚刚买的外套却很温暖。

    回去继续睡觉。
    一夜很能出汗,全身都湿透了。
    连被子我都能感觉到湿湿的。
    我揣测着:是不是该下雨了?呵呵。被子也要晒晒了。


    8月30日
    早上4点,吃药。
    感康。
    却不小心卡在了喉咙里。吞也吞不下去。
    好难受。哽咽。
    无奈,吃了个苹果之后才感觉好很多。
    大概药片随苹果吞下去了吧?

    早上8点的时候就起床了。
    摸摸头,烧好象是退了点,但是头很晕。
    稍微剧烈的走或者低头就感觉眼前一黑。
    于是我慢慢的走路,慢慢的吃东西。
    慢慢的动动身体。
    相信过不了多久,应该都会好。